標題: 穆斯林女同志的故事
無頭像
raeho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帖子 454
註冊 2012-7-9
用戶註冊天數 3060
用戶失蹤天數 2480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6-28 22:27 
123.203.171.165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穆斯林女同志的故事

史蒂芬妮(Stephanie),來自黎巴嫩

  我是黎巴嫩女同志組織Meem的成員。Meem是一個同性戀、雙性戀、酷兒、跨性別以及“不確定”女性的社團。為了保護成員的安全,我們保持低調,並以此為出發點求得生存與發展。

...   成立我們自己組織的想法,肇始於我們感到男同的組織由於幾乎清一色地關注艾滋病而無法貼近女同志的訴求。我們現在和黎巴嫩、其他的中東國家、以及歐洲和北美的許多組織建立了聯系。


  我基本上是在Meem成立之初就參與了進來,而我成為一個女性權益積極分子則是更早以前的事。因為我的身體是女性的,我受到了歧視;而因為我看起來不像一個女人應該像的樣子,我受到了更大的歧視。但我看待世界是公平的,並不以怨抱怨。作為Meem的成員,我感到自己更有力量,因為我成為了更大一群積極分子中的一員。作為一個團隊,我們在組織成立後的兩年中,走過了許多的裡程碑:我們發展了三百多位成員;租下了一個安全的空間——我們稱為“我們的家”——來召開會議、舉辦工作坊、進行聚會;我們開展了心理、醫療、法律方面的諸多項目;還為性少數女性設立了實習計劃以便她們能參與自己社區的工作。

  我們發現,國際同志運動對於女性主義之於同志的意義還認識不足。以黎巴嫩為例,這裡的女性面臨的首要困境在於,她們不被允許擁有自己的生活或者個人身份;她們要麼是父親的女兒,要麼是丈夫的妻子,卻唯獨不是她們自己。雖然近年來這一情況稍有改觀,但大勢依舊——女性不是獨立的個體。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女同性戀者試圖模仿男性,因為她們不自信於女性的身份;另一些人雖然有女朋友,卻不敢隨心所欲地發生性行為,因為她們知道有朝一日自己還是得嫁人的,因此必須保全自己的處子之身;還有一些人尋找男同性戀者來假扮夫妻;有一些人干脆選擇壓抑和否定自己的性身份,轉而投身宗教;甚至有人因為看不到前途而自殺。

  形式婚姻在遭遇逼婚而走投無路之時看起來似乎能解燃眉之急,但形婚實際上是個後患無窮的下下策。當事人不僅要付出登記結婚的法律代價,父母隨後迫切想要抱孫子的追問也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而最糟糕的是,那種“結婚只是形式、婚後還是各過各的日子”的說法,其實永遠只是一個神話,現實當中因此而起的糾紛總是讓人不勝其煩。

  以宗教作為逃避之所更是一個糟糕透頂的“解決辦法”,這倒不是說,性少數人群中沒有任何有宗教信仰的個人,而是說,因為懼怕和否定自己的性傾向和性身份,從而選擇成為某一宗教的信徒,過起禁欲生活,這是有悖於身心健康的。這種所謂的宗教信仰,其實是內化的恐同心理的反映。

  在黎巴嫩,一個女孩絕不可能毫無顧慮地和她喜歡的女生在大街上並肩行走,更遑論牽手、親吻一類的親密動作。黎巴嫩的女同性戀者必須要找到隱秘的地方才敢約會,這往往給兩人的交往帶來極大的不便。就算找到了一個可供情侶獨處的場所,深深刻在腦海中的恐懼也時常令同性愛人們在約會時膽戰心驚、風聲鶴唳。

      當然,有一些女同志也選擇大膽站出來,勇敢面對歧視、面對她們的父母,但這些女性常見的下場便是,被趕出家門流落街頭、被剝奪財產的繼承權、或者被囚禁起來、被強行嫁人、甚至被殺害。有一些女同志很高調,她們不害怕為自己的權利而鬥爭,但她們時時刻刻面臨著威脅,往往成為那些叫囂要“修理變態者”的人襲擊的目標。

  有人認為,要改變同志人群的處境,只要改變“534條款”就可以了,該條法律對“非自然的性行為”論罪處罰。但實際上,就算這條法律得到修訂,社會對於女性的歧視態度並不會動搖,人們認為女人愚蠢,因此不能給她們自由。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同性性行為非罪化,女同性戀者仍將難逃虎口。因此,最根本的是,要改變人們對女性的態度。

  鑒於此,和非同性戀社團的合作就顯得極為重要。在一個隨時隨地都想對我們發起攻擊的恐同社會中,我們每爭取到一個支持同性戀社群的異性戀者(即所謂“直同志”),都意味著向我們處境的改善靠近了一步。我們曾經與女性主義團體Feminist Collective 合作,通過她們,向社會傳達出要善待同志、打擊恐同勢力的呼吁。雖然改變人們的想法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但正如我前面所言,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改變同志的處境。

這次,當我准備前來丹麥的時候,我決定要購買一些性玩具帶回黎巴嫩去,因為性玩具在黎巴嫩是禁售的。但我很快就為怎樣才能順利過關而發起了愁。如果被海關抓到我行李中有這些東西的話,我麻煩就大了。我思來想去,打算把假陰莖放在融化的蠟中,等蠟凝結就可以遮蓋假陰莖的輪廓,回家後我可以再把蠟加熱,把“藏品”取出來。後來我又想,還不如找個玩具熊,把東西縫進熊肚子裡!可是,說到底,我為什麼要患得患失、惶惶不可終日啊?我為什要因為享受自己的性生活而害怕?我為什麼要因為享受生命而害怕?我為什麼要因為成為我想成為的人、過我想過的生活而害怕呢?!

  作為一個黎巴嫩拉拉,我不得不采取迂回戰術,那麼,就讓泰迪熊委屈一下吧。

來源: 同語




amon
註冊會員
Rank: 1

帖子 465
註冊 2012-7-13
用戶註冊天數 3057
用戶失蹤天數 2584
來自 source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3-6-29 21:12 
128.141.234.86
同意筆者, 依個簡直係男女權利失衡所導致既問題


 

此網站將關閉,請到 www.limehk.com